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陳謹之長(cháng)篇報告文學(xué)《國家公園》研討會(huì )在京舉行
來(lái)源:中國作家網(wǎng) | 尹超  2024年06月28日15:11

1

6月26日,陳謹之長(cháng)篇報告文學(xué)《國家公園》研討會(huì )在京舉行。

6月26日,由《中國作家》雜志社、山東省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、山東出版集團、中共東營(yíng)市委宣傳部主辦,山東人民出版社、山東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委會(huì )、東營(yíng)市文學(xué)藝術(shù)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承辦的陳謹之長(cháng)篇報告文學(xué)《國家公園》研討會(huì )在京舉行。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黨組成員、副主席、書(shū)記處書(shū)記邱華棟,中國作協(xié)創(chuàng )研部主任何向陽(yáng),中國作協(xié)創(chuàng )聯(lián)部主任彭學(xué)明,山東省作協(xié)黨組成員、副主席陳文東,中國當代文學(xué)研究會(huì )名譽(yù)會(huì )長(cháng)白燁,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小說(shuō)委員會(huì )副主任潘凱雄,《文藝報》副總編輯劉颋,中國作家出版集團管委會(huì )副主任宋向偉,中國作協(xié)創(chuàng )研部副主任、中國報告文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李朝全,中國報告文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、生態(tài)報告文學(xué)作家李青松,北京師范大學(xué)文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張莉,山東省作協(xié)副主席鐵流,山東人民出版社社長(cháng)胡長(cháng)青,山東人民出版社總編輯田曉玉,《光明日報》文藝評論版主編王國平,《中國作家》紀實(shí)版主任佟鑫,東營(yíng)市人大原黨組副書(shū)記、副主任李金昆,東營(yíng)市委宣傳部三級調研員劉樹(shù)波,山東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黨工委書(shū)記、管委會(huì )主任許明德,東營(yíng)市文聯(lián)黨組書(shū)記、主席隋強,東營(yíng)市作協(xié)主席、《國家公園》作者陳謹之等與會(huì )研討。會(huì )議由《中國作家》主編程紹武主持。

會(huì )議現場(chǎng)

會(huì )議現場(chǎng)

長(cháng)篇報告文學(xué)《國家公園》是報告文學(xué)作家陳謹之的最新作品,首發(fā)于《中國作家》紀實(shí)版2024年5期,即將由山東人民出版社出版發(fā)行,全書(shū)共25萬(wàn)字。這部作品題材新穎,主題重要,涉及建設美麗中國、中國綠色發(fā)展之路,也是新時(shí)代生態(tài)文明建設和構建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的題中應有之義。

邱華棟在致辭中說(shuō),生態(tài)文化是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有生力量,生態(tài)文學(xué)又是生態(tài)文化的重要表現形式,是由來(lái)已久且在發(fā)展中不斷豐富和擴充的文學(xué)類(lèi)型。同時(shí),生態(tài)文學(xué)也提供了一種在當代理解迅速變化的時(shí)代,確立人和自然新關(guān)系的重要文學(xué)樣式。倡導人與自然和諧共生,不僅事關(guān)中華民族永續發(fā)展,也是新時(shí)代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、出版和評論、研究的重大課題。我們所提倡的生態(tài)文學(xué),是在習近平生態(tài)文明思想和習近平文化思想指引下,站在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高度,反映新時(shí)代生態(tài)文明理念與實(shí)踐成就的文學(xué)。它要胸懷“國之大者”,發(fā)揮文學(xué)獨特作用,具有充盈鮮活的時(shí)代話(huà)語(yǔ),凸顯現實(shí)的指向意義,承擔傳播習近平生態(tài)文明思想的歷史使命。以新時(shí)代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為表現主題,以催生生態(tài)文學(xué)經(jīng)典為創(chuàng )作旨歸,其價(jià)值和意義也必將從文學(xué)浸潤影響到更廣大深邃的天地。在生態(tài)文明實(shí)踐中,建設國家公園是一道亮麗的風(fēng)景線(xiàn)。設立國家公園、建立國家公園體制,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實(shí)現中華民族永續發(fā)展的戰略高度作出的重大決策,也是我國推進(jìn)自然生態(tài)保護、建設美麗中國、促進(jìn)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一項重要舉措。陳謹之的長(cháng)篇報告文學(xué)《國家公園》正是明勢取道、應勢而為之作,截取了國家公園這樣一個(gè)稀缺題材,蘊含重要價(jià)值。特別是走向現代化過(guò)程中,我們的資源、植被、濕地、樹(shù)種、草場(chǎng)等不斷退化、不斷被破壞、有些物種瀕臨滅絕的時(shí)候,在國家大力恢復生態(tài),搶救瀕危植物、生物的大環(huán)境中,《國家公園》恰逢其時(shí)。它對國人強化生態(tài)意識、環(huán)境意識和保護意識,定會(huì )起到積極的作用。這部作品詳細回顧了秉志、陳煥鏞、胡先骕等第一代中國生態(tài)科學(xué)巨匠的家國情懷,總結了從廣東鼎湖山第一個(gè)自然保護區到國家公園建設的大國腳印,尤其對三江源和黃河口國家公園的前世今生有著(zhù)生動(dòng)而深刻的記述,里面的故事很感人??梢哉f(shuō),這是一部植物志,也是一部人物志,是國家園林的規劃史,百年中國植物保護簡(jiǎn)史,生物學(xué)科發(fā)展簡(jiǎn)史。當然,作品的價(jià)值還不僅于此,期望各位專(zhuān)家提出更多中肯有益的批評和建議,以使這部作品更上層樓。

陳文東在致辭中說(shuō),山東是一個(gè)報告文學(xué)大省,新時(shí)期以來(lái)涌現出許多作家作品,特別是報告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持續活躍。陳謹之是基層的文學(xué)工作者,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為東營(yíng)市的文學(xué)發(fā)展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,這些年來(lái)他在做文學(xué)工作的同時(shí)也潛心創(chuàng )作,發(fā)表出版了《勝利大突圍》《曠野與芳華》《魯聲玉振》等長(cháng)篇報告文學(xué),他的這些作品基本上都是立足于黃河口,寫(xiě)黃河口這片土地上的人和事業(yè)、改革和創(chuàng )業(yè)的故事,《國家公園》也是他從黃河口出發(fā),放眼全國國家公園建設而推出的一部新的作品。設立國家公園、建立國家公園體制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實(shí)現中華民族永續發(fā)展的戰略高度作出的一項重大決策,也是我國推進(jìn)自然生態(tài)保護、建設美麗中國、促進(jìn)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一項重要舉措,國家公園戰略是目前生態(tài)文明建設和美麗中國建設的“國之大者”。陳謹之這部報告文學(xué)就是一部貫徹落實(shí)國家戰略、講好中國生態(tài)故事、服務(wù)“國之大者”的優(yōu)秀作品。是一部填補國家公園題材空白的創(chuàng )新之作,在目前的報告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中,綜合講述國家公園建設歷程的題材尚未開(kāi)掘,這部作品可以開(kāi)此類(lèi)題材的先河,回顧了國家公園建設的前世今生,綜合反映了我國國家公園建設的歷程和建設成就,是中國國家公園建設的成長(cháng)史、發(fā)展史,是中國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生動(dòng)縮影?!秶夜珗@》弘揚禮贊了為國家公園建設作出突出貢獻的科學(xué)家,作品生動(dòng)細致地刻畫(huà)了陳煥鏞、秉志、胡先骕等第一代生態(tài)學(xué)家、動(dòng)植物學(xué)家的生平故事,再現了他們在中國大地上日夜守護、不斷探索,以赤誠的愛(ài)國之心和科學(xué)家精神為中國的動(dòng)植物學(xué)研究、為中國的生態(tài)保護鞠躬盡瘁、奮力攀登的心路歷程。這是一部生態(tài)保護與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雙向融合的探索之作,陳謹之將自己多年來(lái)對生態(tài)、生命與自然的思索傾注筆端,聚焦建設美麗中國、中國綠色發(fā)展之路,探索了新時(shí)代生態(tài)文明建設和構建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的路徑。作品敘事宏大,脈絡(luò )清晰,也是一部很好的中國動(dòng)植物保護簡(jiǎn)史。

胡長(cháng)青表示,《國家公園》作為系統描繪我國國家公園建設歷程的專(zhuān)題性生態(tài)文學(xué)作品,題材新穎、專(zhuān)業(yè)性強,作者傾注了大量心血,生動(dòng)優(yōu)美的字里行間里飽含著(zhù)對美好綠色家園的深情。為了更好地編校書(shū)稿,準確理解把握文本,在邀請數位資深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對書(shū)稿內容審議的同時(shí),山東人民出版社廣泛搜集國家公園的相關(guān)資料,比較參考,最大程度為讀者提供準確且全面的信息,讓讀者在閱讀中感受《國家公園》的獨特魅力,并加配了大量的精品圖片,圖文并茂,相得益彰,通過(guò)視覺(jué)的美感和藝術(shù)的表達,將國家公園的壯麗景色與獨特風(fēng)情展現給讀者,使裝幀形式能與文字表達最大程度地契合,打造成高品位、高質(zhì)量的作品,成為介紹國家公園的全新之作、代表之作。作為國家一級出版社、全國百家出版單位,山東人民出版社一直致力于現實(shí)主義題材文學(xué)作品和優(yōu)秀學(xué)術(shù)著(zhù)作的出版和傳播,希望此書(shū)的出版能夠使更多的人領(lǐng)略到國家公園的獨特魅力,激發(fā)對大自然保護的熱情與責任,更好地珍視和保護我們賴(lài)以生存的責任,共創(chuàng )可持續發(fā)展的美好未來(lái)。

視野開(kāi)闊與生態(tài)史實(shí)

李青松認為,《國家公園》從整體上反映國家公園整個(gè)建設歷程國家公園其實(shí)是一個(gè)符號,是一個(gè)國家自然遺產(chǎn)的象征,本書(shū)視野宏大,格局開(kāi)放,資料豐富、詳實(shí),從整體上反映了中國進(jìn)入新時(shí)代以來(lái)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的歷程。作者將科學(xué)精神貫穿全篇,寫(xiě)出了幾代科學(xué)家的品格、境界和精神。本書(shū)圍繞具有符號性的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,鼎湖山、長(cháng)白山、三江源等等,寫(xiě)出了這些地方的美,構建了美的境界。

白燁覺(jué)得這是一本有著(zhù)特別的難度,也有著(zhù)特別價(jià)值的書(shū),因為國家公園涉及到的生物、植物、動(dòng)物種類(lèi)特別多,作者首先要把這些搞清楚,把它寫(xiě)清楚,這涉及到很多知識面,但作者克服了難度把作品寫(xiě)出來(lái)了,而且寫(xiě)得超出想象。本書(shū)比國家公園的內容更豐厚,甚至于它有一種歷史的跨度,還有一個(gè)歷史的縱深。作品寫(xiě)出了科學(xué)家科學(xué)上的求索,以及把愛(ài)國、報國跟科學(xué)追求結合起來(lái)的一種精神,還寫(xiě)到了國家公園的前世今生,通過(guò)關(guān)鍵人物寫(xiě)了其中的發(fā)展和變化。最后,這本書(shū)寫(xiě)到了今天的生態(tài)保護,生態(tài)保護跟國家發(fā)展有很密切的關(guān)系,國家站起來(lái)、富起來(lái)、強起來(lái)以后才可能做得更好,所以它不僅僅是談了國家公園,也談了中國的發(fā)展進(jìn)步,有著(zhù)非常豐厚的內容,而且還有很多超出題材本身的聯(lián)想,在題材上也顯得獨到和特別。

潘凱雄認為本書(shū)視野非常開(kāi)闊,有歷史的縱深,開(kāi)篇從美國的黃石公園寫(xiě)起,這是國家公園的代表作或者是起始之作,作者把中國的國家公園發(fā)展放在大視野里面講述,對普通人了解國家公園的來(lái)龍去脈是非常有幫助的。另外這本書(shū)對人物的選取也比較講究、深入,并且將國家公園的發(fā)展線(xiàn)索和脈絡(luò )都理得很清楚,從知識層面、發(fā)展層面、歷史層面,建立了一個(gè)完整的輪廓和概念,這在我們的文學(xué)作品里面是非常難能可貴的。

宋向偉坦言,本書(shū)對史與實(shí)的書(shū)寫(xiě),從時(shí)間上具有史的視野,在空間上描繪了實(shí)的景觀(guān),再就是史與論的表達,這部作品不僅寫(xiě)了國家公園的所來(lái)、所見(jiàn)、所向,而且以?xún)?yōu)美的文字、精彩的邏輯進(jìn)行了精辟的論述,論述了以自然之道養萬(wàn)物之生,在自然保護中尋找發(fā)展機遇,實(shí)現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和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雙贏(yíng)之道。然后是史與人的融合,歷史是人的歷史,歷史是人創(chuàng )造的故事,作品塑造了秉志、胡先骕、陳煥鏞、魏江春、陳風(fēng)淮、李殿魁等幾十個(gè)很鮮明的人物形象,豐富了當代報告文學(xué)人物的畫(huà)廊。最后是史與詩(shī)的呈現,如何增強報告文學(xué)的文學(xué)性,也是報告文學(xué)界的一個(gè)很大的課題,作者將收集到大量的資料、素材活化、形象化,從南海熱帶雨林到東北的景象,從三江源到黃河入???,從高原的精靈羚羊到憨態(tài)可掬的大熊貓,從廬山到武夷山、森林、山川、湖海、原野、動(dòng)物,以發(fā)散的結構、散文的筆法和詩(shī)性的語(yǔ)言,描繪了神州大地的廣袤多彩,為讀者獻出了人文思想的璀璨、自然景觀(guān)的精華。

題材新穎與全景之美

彭學(xué)明說(shuō),現在生態(tài)文明創(chuàng )作的作品很多,但是這部作品有它的獨一性,充滿(mǎn)了新鮮感,充滿(mǎn)了強大的信息量,比如我國的幾千種植物都被偷走了,被帶到國外去了,許多植物是我國獨有的,題材的獨一性是本書(shū)的價(jià)值所在。書(shū)中特別寫(xiě)出了秉志、楊維毅、陳煥鏞、胡先骕等一批科學(xué)家為了祖國山河而奮斗的過(guò)程,他們是生態(tài)保護的最早覺(jué)醒者和吶喊者,生態(tài)文明的最早實(shí)踐者和推動(dòng)者。他們在眾聲合一的時(shí)候發(fā)出自己獨到的聲音,在萬(wàn)人簇擁中甘于寂寞,這種實(shí)事求是的科學(xué)精神和為人民服務(wù)萬(wàn)死不辭的品格,令人感動(dòng)。文筆也非常明媚,清新而有詩(shī)意。

何向陽(yáng)認為,《國家公園》的寫(xiě)法是一種入心入理的寫(xiě)法,不是一種架空式的寫(xiě)法,不只是一座山水的構架,一個(gè)動(dòng)物植物保護的構架,如果是這樣,它的血肉感、肌理感和文學(xué)性就會(huì )大打折扣,本書(shū)恰恰突出了文學(xué)性,它的每一個(gè)點(diǎn)都鑿得很深,寫(xiě)出了自然之美、歷史之韻、文化之魂。

劉颋說(shuō),《國家公園》是立足生態(tài)文明思想之上、關(guān)于中國生態(tài)文明建設全景式的作品。作者在這部作品中建立了一個(gè)敘事的坐標系,從國家公園的概念入手,建立了一個(gè)全球性的視野,作者在如此浩繁的素材中,以訓練有素的敏感,選取了非常精到有代表性的寫(xiě)作素材,最終落實(shí)到的是人與自然和諧的優(yōu)美畫(huà)卷的呈現,讓這部作品有了舉重若輕、化繁為簡(jiǎn)的魅力。

研討中,大家普遍認為,本書(shū)立意高遠、主題宏大,聚焦了生態(tài)保護的國家戰略,書(shū)寫(xiě)了美麗中國建設的壯麗歷程,從根本上書(shū)寫(xiě)了人和自然的關(guān)系,寫(xiě)作視野開(kāi)闊,題材新穎,既對國家公園進(jìn)行了全景式描寫(xiě)和報告,也為那些為國家公園建設作出貢獻的人在紙上樹(shù)碑立傳。本書(shū)在浩繁的素材中選取精粹,寫(xiě)作難度很大,卻能將歷史、現實(shí)、未來(lái)三個(gè)維度貫通,將公共性與地域性融合,以濃墨重彩之筆書(shū)寫(xiě)了中國綠色發(fā)展之路,如萬(wàn)花筒般折射出了中國的生態(tài)之美、自然之美,在報告文學(xué)領(lǐng)域貢獻了一個(gè)全新的題材,同時(shí)也給廣大讀者普及了生態(tài)的知識,是植物學(xué)動(dòng)物學(xué)生態(tài)學(xué)的集大成者,是一部難得的具有很強的思想價(jià)值、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和藝術(shù)價(jià)值的報告文學(xué)力作,是我國生態(tài)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的一個(gè)新收獲。

作者陳

《國家公園》作者陳謹之

陳謹之在創(chuàng )作分享中說(shuō):“就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而言,我是來(lái)晚的人,也是個(gè)晚熟的人,但我是有福之人?!眲?chuàng )作中,他得到了多位老師的指點(diǎn),根據幾位老師的意見(jiàn),他對書(shū)稿進(jìn)行了重大調整,“烈士暮年,壯懷不已。我最近一直在反復聽(tīng)一首叫《戰馬》的歌曲:馬蹄噠噠噠,向千里之外出發(fā),要努力生根發(fā)芽,讓夢(mèng)想開(kāi)出最美的花?!彼诖軌蛞哉嫘?、真情,寫(xiě)出更好的作品,回饋社會(huì )和讀者。

參加會(huì )議的還有山東人民出版社《國家公園》責任編輯楊云云,東營(yíng)市融媒體中心總編輯岳清峰,東營(yíng)市文聯(lián)辦公室主任任曉峰,山東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(tài)旅游中心主任王忠敏,作家出版社編輯孫玉琪,人民文學(xué)出版社編輯劉蘭慧,《中國作家》紀實(shí)版編輯商曉倩,北京艾默生過(guò)程控制有限公司經(jīng)理戈曉東,東營(yíng)大蔥傳媒經(jīng)理李俊芳,山東天昊海豐建設經(jīng)理唐福利,東營(yíng)市融媒體記者張振、楊勵等。

合影

合影

(攝影:尹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