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《鐵骨錚錚》:中國式工匠精神的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表達
來(lái)源:文藝報 | 周興杰  2024年06月24日08:47

近年來(lái),網(wǎng)絡(luò )作家不斷投身到現實(shí)題材的創(chuàng )作中?;蛟S,回歸現實(shí)的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者還未能像經(jīng)典的現實(shí)主義那樣具備揭示社會(huì )本質(zhì)、人生真相的深邃目光,但他們仿佛從幻想的天地歸來(lái),積極捕捉時(shí)代風(fēng)云,并為這個(gè)時(shí)代取得的輝煌成就所感動(dòng)。網(wǎng)絡(luò )作家我本瘋狂的《鐵骨錚錚》就是這樣一部質(zhì)量上乘的現實(shí)題材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作品,小說(shuō)取材于銀西高鐵建設這一時(shí)代大事件,塑造了鐵骨錚錚的高鐵建設者譜系,實(shí)現了對中國式工匠精神的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表達。

立意崇高 格調鏗鏘

中國高鐵建設是這個(gè)波瀾壯闊的時(shí)代中的大事件,也因其取得的偉大成就而成為國家形象、時(shí)代精神的象征。由于是向“苦瘠甲于天下”、地質(zhì)和氣候條件都十分惡劣的大西北地區拓展高鐵線(xiàn)路,銀西高鐵建設十分艱巨,其建設過(guò)程中蘊藏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。我本瘋狂原是蘭州鐵路局職工,曾參與了銀西高鐵的建設工作,成為網(wǎng)絡(luò )作家后又擅長(cháng)以熱血澎湃的筆調書(shū)寫(xiě)戰斗故事。因而,銀西鐵路建設者艱苦奮斗的事跡自然地引起了我本瘋狂的情感共鳴,化作其創(chuàng )作題材。

小說(shuō)立意的崇高性集中地體現在人物精神境界的塑造上。通過(guò)塑造主人公形象來(lái)集中體現作品的精神主旨,是小說(shuō)創(chuàng )作的常見(jiàn)方式?!惰F骨錚錚》不是僅僅塑造主人公一個(gè)人的形象,而是通過(guò)對王忠國、劉建和吳振濤師徒三代人的形象塑造,展示了中國鐵路建設者的工匠精神和這種精神的代際傳承。如果說(shuō)王忠國用“鞠躬盡瘁、死而后已”的生命實(shí)踐點(diǎn)亮了工匠精神的火炬,那么劉建則用中流砥柱般的表現成了火炬的傳承者和守護者。他們的高貴品質(zhì)啟示和溫暖著(zhù)吳振濤這樣的接班人,讓他經(jīng)歷掙扎、經(jīng)受考驗,完成了思想品質(zhì)的淬煉升華。因為寫(xiě)活了工匠精神的代際傳承,這部小說(shuō)也就自然而然地展現出工匠精神的內在生命力。

還需看到,《鐵骨錚錚》抒寫(xiě)的工匠精神不是什么舶來(lái)品,而是“匠工蘊道”這一中華民族工匠技藝世代傳承的價(jià)值理念。而且如小說(shuō)的人物塑造所揭示的,自王忠國始,中國鐵路建設者的工匠精神不僅是一絲不茍的工作態(tài)度、精益求精的品質(zhì)追求,更是將其與家國情懷、人民事業(yè)緊密聯(lián)系在一起,具有更為崇高的奉獻性?xún)群?。因此可以說(shuō),《鐵骨錚錚》并非是對工匠精神的泛泛謳歌,而是對中國式工匠精神的虔誠禮贊,無(wú)怪乎讀者稱(chēng)它表現了“刻寫(xiě)在鐵軌上的中國精神”。

“鐵骨”的雙重含義

《鐵骨錚錚》之“鐵”不僅指向“高鐵建設”這一題材,還寓意主要人物如鋼鐵一般堅定與剛毅的性格。主人公劉建就是一條“鐵骨漢子”,他做事極有原則。不管在工程建設過(guò)程中經(jīng)歷了怎樣的地位起落,他都始終堅持對工程質(zhì)量嚴格把關(guān)。小說(shuō)用多個(gè)情節來(lái)體現主人公的原則性,例如寫(xiě)到他為確保工程質(zhì)量而堅決反對壓縮工期,甚至不惜頂撞、得罪上級;還寫(xiě)到他為了確保橋樁澆筑的質(zhì)量而堅定抵制徐老板的利益誘惑,勒令其返工。這些情節充分表明,無(wú)論是權力還是金錢(qián),都無(wú)法動(dòng)搖劉建對原則的堅守。

小說(shuō)還凸顯了劉建敢于擔當的品質(zhì)。遇到棘手難題時(shí),他迎難而上。師傅病危倒下后,他毅然承擔起了總工程師的重任,將整個(gè)工程扛在自己肩上。發(fā)生了事故,他沒(méi)有推諉回避,而是主動(dòng)承擔起責任,接受處分。這一品質(zhì)是如此的突出,他才會(huì )被人算計;也因為這一品質(zhì)的突出,他才能夠得到自治區委書(shū)記的欣賞,重新迎來(lái)事業(yè)的柳暗花明。除了堅持原則、敢于擔當,劉建還有機智勇敢的一面。小說(shuō)用勇斗狼群、解救女友這一情節充分展示了劉建的冷靜堅韌、有勇有謀,這是“鐵骨漢子”的又一體現。

作者在塑造劉建這一人物時(shí),注意書(shū)寫(xiě)其性格的發(fā)展。他在經(jīng)歷情感打擊、事業(yè)挫折時(shí),也曾表現出猶豫、彷徨,但作家沒(méi)有因為想把他塑造成“鐵骨漢子”而回避這些方面,而是把它們都表現出來(lái)了,并讓主人公在其師傅的感染、生活的歷練中逐步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。這樣寫(xiě)不僅讓人物的崇高品質(zhì)變得更為可信,而且也讓人物更富于生氣,讓人感到他不只是一名“鐵骨漢子”,更是一個(gè)有血有肉的新時(shí)代青年。

劉建能成為一名“鐵骨漢子”,離不開(kāi)師傅王忠國對他的指引和熏陶??梢哉f(shuō),劉建的堅持原則和勇于擔當,都是秉承王忠國的優(yōu)秀品質(zhì)。作為一名老鐵路人,王忠國身上有著(zhù)更為濃厚的家國情懷,這份情懷甚至可以化為一種事業(yè)上的執念,讓他不顧個(gè)人安危,忘我地投入到銀西高鐵的建設中。因為深受師傅感染,劉建逐漸形成了自己的人格魅力,并影響到吳振濤這樣的新一代鐵路人。吳振濤的形象雖然著(zhù)墨不多,卻不可或缺。小說(shuō)描寫(xiě)他歷經(jīng)掙扎,終于“鐵骨”漸生,實(shí)現了對中國式工匠精神代代相傳的生動(dòng)表達。

由于習慣基于通過(guò)所謂“人設”來(lái)創(chuàng )作人物,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并不擅長(cháng)刻畫(huà)內心豐富、性格復雜的圓形人物,但卻能夠把已設定好的人物性格的主要方面表現得非常鮮明、突出。我本瘋狂筆下的王忠國、劉建等就是這樣,他們被刻畫(huà)成鐵骨錚錚的好漢子。他們或許不是圓形人物,但也絕不是扁平人物,或許,我們可以稱(chēng)他們?yōu)橛欣庥薪堑摹袄庑稳宋铩薄?/p>

不忘故事性和趣味性

網(wǎng)絡(luò )作家習慣了憑借“腦洞”來(lái)編故事,因此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的敘事總是曲折離奇、跌宕起伏。這種敘事上的傳奇性、趣味性正是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的魅力所在,對讀者有著(zhù)巨大的吸引力?,F實(shí)題材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因為內含生活邏輯,從根本上規約著(zhù)它的敘事,不是天馬行空的想象可以任意馳騁之地。我本瘋狂曾坦言,在創(chuàng )作《鐵骨錚錚》時(shí)也碰到了類(lèi)似的困難。要寫(xiě)好現實(shí)題材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,必須有敘事方式與策略上的調整,做到既堅持現實(shí)題材所要求的寫(xiě)實(shí)性,也兼顧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閱讀所需要的可讀性。

《鐵骨錚錚》采用主線(xiàn)與支線(xiàn)交織的方式編織敘事。小說(shuō)主線(xiàn)圍繞協(xié)調解決農村征地、銀市黃河大橋和銀市站改兩個(gè)重難點(diǎn)建設展開(kāi)敘事,這三個(gè)方面涉及矛盾協(xié)調、質(zhì)量把關(guān)和調度調控,是工程建設難中之難、重中之重。把主要人物放到這樣的典型事件中去塑造,能充分展示人物的業(yè)務(wù)能力和精神面貌。能做到這些方面,是因為作者對鐵路工程建設生活非常熟悉,這是現實(shí)題材創(chuàng )作成功的一大關(guān)鍵。同時(shí),小說(shuō)的幾條支線(xiàn)著(zhù)力刻畫(huà)職場(chǎng)內部的權力斗爭、不同人物的情愛(ài)糾葛,這有利于制造戲劇性沖突,也大大增強了小說(shuō)敘事的曲折性、跳躍性。此外,勇斗狼群、解救女友的情節也滿(mǎn)足了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閱讀對傳奇性敘事的需要。

《鐵骨錚錚》故事主線(xiàn)根據題材特點(diǎn),抓住重點(diǎn)、難點(diǎn)事件來(lái)正面展現銀西高鐵建設的艱巨性,凸顯了現實(shí)題材的寫(xiě)實(shí)本色;同時(shí),與主線(xiàn)相穿插的故事支線(xiàn)則抓住了矛盾焦點(diǎn)來(lái)書(shū)寫(xiě)情感糾葛、職場(chǎng)斗爭,敘事節奏明快而不失趣味性,滿(mǎn)足了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讀者對可讀性的期待。而且,如此多線(xiàn)的交織,也有力呈現了鐵路建設生活的豐富性與復雜性,傳遞出健康的事業(yè)觀(guān)與愛(ài)情觀(guān),是與其主題、題材高度契合的敘事方式與策略。應該說(shuō),《鐵骨錚錚》所采用的這種主線(xiàn)、支線(xiàn)相互交織的敘事方式,既適應了現實(shí)題材的書(shū)寫(xiě)要求,也保留了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的敘事特質(zhì),對于仍然在探索中的現實(shí)題材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而言是有啟示意義的。

[作者系貴州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教授,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西部項目“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讀者批評研究”(23XZW037)階段性成果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