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《繁花》《千里江山圖》《城中之城》后,下一個(gè)能“爆”的文學(xué)母本在哪兒?
來(lái)源:上觀(guān)新聞 | 施晨露  2024年06月27日11:43

“為好故事尋找觀(guān)眾,為觀(guān)眾探索好故事”,6月26日,上海文學(xué)戲劇影視創(chuàng )投沙龍·文學(xué)作品推介專(zhuān)場(chǎng)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行,用一部電影的時(shí)長(cháng)為優(yōu)秀原創(chuàng )文學(xué)作品向戲劇影視轉化搭建橋梁。

來(lái)到現場(chǎng)的不僅有路內、楊繡麗、吳海勇、陳朗、王瑢、府天等上海作協(xié)專(zhuān)業(yè)作家及網(wǎng)文作家,也有本職為金融行業(yè)從業(yè)者、工程師的跨界寫(xiě)作者,還有上海話(huà)劇中心藝術(shù)總監、編劇喻榮軍,上海評彈團團長(cháng)高博文等文藝界人士。什么樣的文學(xué)作品能成為影視舞臺的優(yōu)質(zhì)源頭,如今的觀(guān)眾到底需要什么樣的視聽(tīng)作品,是大家共同關(guān)心的問(wèn)題。

上海是中國電影的發(fā)祥地,也是中國現當代文學(xué)重鎮。過(guò)去幾年,越來(lái)越多優(yōu)秀文學(xué)作品被搬上銀幕、熒屏及舞臺,廣受觀(guān)眾歡迎,如熱播電視劇《繁花》《城中之城》《心居》《少年巴比倫》,話(huà)劇、評彈《長(cháng)恨歌》《千里江山圖》《繁花》等,《千里江山圖》電影版在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“官宣”主創(chuàng )陣容,上海網(wǎng)絡(luò )作家葉婧(白小葵)參與編劇的電影《傻狍子》入圍上海國際電影節·電影項目創(chuàng )投(SIFF PROJECT)“制作中項目”單元,受到業(yè)界矚目,獲兩個(gè)“關(guān)注項目”獎項。

“影視需要從文學(xué)中汲取營(yíng)養,兩者互相賦能,雙向互動(dòng)。文學(xué)作品向戲劇、影視轉化,不僅有巨大的市場(chǎng)潛力,也有深遠的社會(huì )意義。然而,文學(xué)作品的二度開(kāi)發(fā)并非易事,需要深入理解文學(xué)作品的內涵,準確把握其精神實(shí)質(zhì);需要精心策劃、巧妙構思,將文學(xué)作品的精髓以戲劇、影視的形式呈現出來(lái);更需要尊重原著(zhù)、尊重觀(guān)眾,以真誠的態(tài)度和精湛的藝術(shù)技巧贏(yíng)得市場(chǎng)的認可?!鄙虾W鲄f(xié)黨組書(shū)記馬文運說(shuō)。

上海文學(xué)影視創(chuàng )投沙龍創(chuàng )辦于2017年,2021年起,上海市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攜手上海國際影視節中心,雙方資源共享,在上海國際電影節展開(kāi)文學(xué)作品推介活動(dòng)。以市作協(xié)優(yōu)質(zhì)文學(xué)作品為藍本,以沙龍長(cháng)期參會(huì )單位及影視兩節參會(huì )影視制作單位為接口,通過(guò)文學(xué)作品專(zhuān)場(chǎng)推介和一對一匹配洽談的形式,展示文學(xué)作品、原創(chuàng )IP的文本內容及改編優(yōu)勢,促進(jìn)內容源頭與影視改編的高效銜接。

在文學(xué)作品推介環(huán)節,作家及版權運營(yíng)代表按“紅色革命”“都市行業(yè)”“古裝奇幻”三大板塊,詳盡介紹了15部文學(xué)作品,類(lèi)型涵蓋傳統出版物與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,內容覆蓋現代生活的各個(gè)維度。以“雙向奔赴:探索藝術(shù)的新可能——文學(xué)與戲劇影視融合發(fā)展”為主題的圓桌沙龍討論隨后展開(kāi)。

圓桌沙龍

“作為評彈演員受邀來(lái)到電視節,我一開(kāi)始有些詫異。不過(guò),這更加說(shuō)明,當下的藝術(shù)界不能單打獨斗,更要講求跨界融合?!备卟┪恼f(shuō)。

“想在‘跨界’中找尋適合影視業(yè)的優(yōu)秀種子?!鄙虾S耙曋谱鲄f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、興格傳媒董事長(cháng)楊文紅回憶,《城中之城》就是在上海文學(xué)戲劇影視創(chuàng )投沙龍上被“相中”的?!八哪昵?,我們之所以覺(jué)得《城中之城》好,因為作品里有‘新人物’。讓人感到耳目一新的人物是有灰度的,不是簡(jiǎn)單二元對立的。人物是判斷IP的重要支點(diǎn),一部影視劇能否成功,取決于觀(guān)眾最后是否能夠記住人物?!?/p>

“我的小說(shuō)改編的電視劇《好事成雙》,導演就是《城中之城》導演滕華濤。從小說(shuō)到電視劇是一種雙向互動(dòng),導演對文本故事進(jìn)行了二度創(chuàng )作,名導演、名演員的加持,對作品本身而言,具有‘升咖’的過(guò)程?!标惱收f(shuō)。

“眼下,嚴肅文學(xué)和通俗文學(xué)之間的界限正在慢慢消融,嚴肅文學(xué)中有通俗文學(xué)的元素,通俗文學(xué)里也能找出很多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表現。對傳統文學(xué)而言,作品要具備轉化的價(jià)值,就看作家能不能提供經(jīng)驗的本質(zhì),而不僅僅是故事的框架?!甭穬日f(shuō)。

“根據王安憶小說(shuō)《長(cháng)恨歌》改編的話(huà)劇,演了21年,現在做上海話(huà)版,依然很受歡迎。我們把《清明上河圖密碼》這一文學(xué)IP改編成話(huà)劇,票房很好,加場(chǎng)以后又10秒賣(mài)空?!庇鳂s軍說(shuō),“今天的觀(guān)眾可能是看抖音、短視頻長(cháng)大的,但他們依然需要不同類(lèi)型的舞臺作品、影視作品,有的可能更偏商業(yè)類(lèi)型,有的可能更經(jīng)典。改編就是站在別人的肩膀上繼續往上攀爬,不是攀得更好,就是摔得更慘,所以我們要準備好一條繩子,隨時(shí)準備從坑里爬出來(lái)?!?/p>

“文學(xué)作品是不規整的,它可能是圓的房子,也可能是方的房子,也可能是錯層的,要有更多方法詮釋、表現它,就要產(chǎn)生更多表演和敘述形式?!备卟┪恼f(shuō),評彈版《繁花》《千里江山圖》獨樹(shù)一幟,“跟別人都不一樣,但能吸引年輕人坐下來(lái)看兩、三個(gè)小時(shí)。感謝優(yōu)秀文學(xué)作品給予傳統藝術(shù)新的活力,傳統藝術(shù)也要探索新的形態(tài)去回應優(yōu)秀作品,這就是所謂守正創(chuàng )新?!?/p>

“和現在短劇面對的情形一樣,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也曾有過(guò)不被認可的一段時(shí)間,但發(fā)展到今天,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與傳統文學(xué)最大的差別就在于傳播的載體,網(wǎng)絡(luò )是讓內容更廣泛觸達用戶(hù)的傳播手段而已。短劇也是如此,它不是要蠶食長(cháng)劇的份額,而是用戶(hù)習慣在發(fā)生變化,那么內容形式就要適應這種變化,同時(shí)向精品化發(fā)展?!逼哓堉形木W(wǎng)網(wǎng)絡(luò )版權運營(yíng)經(jīng)理、制作人劉沐晗說(shuō),舞劇電影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給她很多啟發(fā),“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IP是不是也能用新的形式進(jìn)行改編和呈現?”

“多關(guān)注青年作家、青年導演,有很多可能性在他們身上。我喜歡進(jìn)取,不要保守?!甭穬日f(shuō)。

“我還有一個(gè)身份是上海電影學(xué)院的老師,我很期待我的學(xué)生——‘00后’們能出更多好作品?!标惱收f(shuō)。

此次活動(dòng)由上海市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辦,上海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中心、上海市劇本創(chuàng )作中心、上海市電影發(fā)行放映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、七貓中文網(wǎng)承辦,上海作家俱樂(lè )部有限公司協(xié)辦。

圖片來(lái)源:主辦方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