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AIGC時(shí)代的科幻文學(xué)、影視技術(shù)與未來(lái)產(chǎn)業(yè) ——第六屆上??苹糜耙暜a(chǎn)業(yè)論壇舉行
來(lái)源:中國作家網(wǎng) | 尹超  2024年06月27日14:44

開(kāi)幕式合影

開(kāi)幕式合影

6月22—23日 ,第六屆上??苹糜耙暜a(chǎn)業(yè)論壇在上海浦東新區申迪文化中心舉行。論壇由中國科普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、中國民營(yíng)文化產(chǎn)業(yè)商會(huì )、上海浦東新區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協(xié)會(huì )主辦,上海浦東新區科幻協(xié)會(huì )、上海靈起之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、光輝城市(重慶)科技有限公司承辦,中國科教影視協(xié)會(huì )、上??破兆鲄f(xié)、上海國際旅游度假區管委會(huì )、全國少兒科幻聯(lián)盟等支持。原國家電影局局長(cháng)劉建中,中國科普作協(xié)副理事長(cháng)尹傳紅,中國民營(yíng)文化產(chǎn)業(yè)商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顧漢春,華語(yǔ)科幻星云獎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董仁威,中國科教電影電視協(xié)會(huì )常務(wù)理事沙錦飛,上海市科普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董長(cháng)軍,上海市動(dòng)漫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張煒,少年兒童出版社黨委書(shū)記洪星范,《科幻世界》副總編輯姚海軍,上海浦東新區科幻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顧備、副會(huì )長(cháng)江波,以及劉兵、孔華威、魏東曉、達世新、鄭軍、凌晨、蘇學(xué)軍、錢(qián)莉芳、超俠、蕭星寒、寶樹(shù)、范軼倫、付昌義、劉健、張凡、張拯、墨熊、小高鬼、西夏、林燃、劉婧、潘亮、郁剛等科幻作家、編劇、影視制作人、導演、出版社編輯、數字文娛和AIGC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約200人與會(huì )。

1

中國科普作協(xié)副理事長(cháng)尹傳紅致辭

尹傳紅在致辭中表示,科幻作為一種獨特的文化形態(tài),具有引領(lǐng)思維和塑造未來(lái)的功能。通過(guò)與AIGC等技術(shù)的結合,科幻將進(jìn)一步擴展思維邊界,如何將科幻從文學(xué)發(fā)展為更多元的文化,進(jìn)而推動(dòng)學(xué)科發(fā)展和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,是本次論壇要探討的話(huà)題,“在這個(gè)快速發(fā)展的數字時(shí)代,科幻創(chuàng )意與AIGC技術(shù)的融合,不僅能夠拓展影視內容的邊界,還將為社會(huì )帶來(lái)深遠的變革?!?/p>

1

中國民營(yíng)文化產(chǎn)業(yè)商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顧漢春致辭

顧漢春在致辭中認為,科幻不僅是夢(mèng)想的翅膀,更是探索未知的燈塔,“科幻影視產(chǎn)業(yè)作為文化與科技融合的結晶,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重塑我們的世界。AIGC技術(shù)的崛起,為科幻影視創(chuàng )作提供了無(wú)限可能,使個(gè)性化和即時(shí)生成內容成為可能。這些新技術(shù)不僅為觀(guān)眾帶來(lái)了更加沉浸式的體驗,也推動(dòng)了創(chuàng )作效率的巨大提升?!?/p>

上海浦東新區科幻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顧備致辭

上海浦東新區科幻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顧備致辭

顧備表示,本次論壇,來(lái)自影視、科幻、文化產(chǎn)業(yè)等各界的領(lǐng)導、專(zhuān)家與行業(yè)精英相聚一堂,將從技術(shù)、藝術(shù)、產(chǎn)業(yè)等多維視角切入,探討AIGC在科幻電影創(chuàng )作全流程中的應用現狀、發(fā)展趨勢,以及人機協(xié)同的未來(lái)圖景,為科幻影視產(chǎn)業(yè)的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建言獻策。論壇內容以“AI+科幻”為突破口,打造一個(gè)匯聚全產(chǎn)業(yè)鏈資源的創(chuàng )新交流平臺,為業(yè)界把脈技術(shù)趨勢,以會(huì )促產(chǎn),共謀科幻從文學(xué)到影視到更多產(chǎn)業(yè)的健康、穩定、快速發(fā)展的新方法、新生態(tài)、新方向,這將是一次立足于科幻的科技與想象力的多元碰撞與探索,希冀科幻照進(jìn)現實(shí)的明天會(huì )更美好。

會(huì )上,進(jìn)行了“特色產(chǎn)業(yè)園區應如何構建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”“中國科幻一帶一路”“AI技術(shù)賦能影視與數字文娛”“當科幻照進(jìn)現實(shí)”“AIGC帶來(lái)的機遇和風(fēng)險”“當青少年遭遇信息時(shí)代的AI崛起”“科幻影視改編”“數字時(shí)代的IP孵化”等多場(chǎng)論壇的討論,并進(jìn)行了多部科幻圖書(shū)、科幻影視作品的發(fā)布。

青少年科幻文學(xué)的興起與多元

新書(shū)發(fā)布現場(chǎng)

新書(shū)發(fā)布現場(chǎng)

寶樹(shù)、蕭星寒、顧備、小高鬼、劉婧、劉奕炫、高澤龍等在新書(shū)發(fā)布論壇上,發(fā)布了多部年度新書(shū),新書(shū)呈現出了幾個(gè)鮮明的寫(xiě)作特點(diǎn)。這些新作將高科技與文學(xué)巧妙融合,融入了許多前沿科技元素,激發(fā)著(zhù)青少年們對科學(xué)的無(wú)限好奇和探索的渴望。凌晨創(chuàng )作的《開(kāi)心機器人》,幻想著(zhù)未來(lái)機器世界的無(wú)限可能;劉芳芳創(chuàng )作的《365號星球系列》,將冒險與豐富的科學(xué)幻想融合,展現出了獨特的溫情科幻。這些作品不僅令人目眩神迷,更是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科技、想象力和創(chuàng )造力的華麗盛宴,為少兒科幻文學(xué)的發(fā)展開(kāi)辟了新的天地。

鄭琪琪創(chuàng )作的《有星暗夜》,以地下城為背景,深度暢想著(zhù)人類(lèi)未來(lái)的棲身之所;潘亮創(chuàng )作的《太空少年》,穿越時(shí)空,在各個(gè)行星展開(kāi)探險之旅;雷振宇創(chuàng )作的《莫扎特奇遇記》,將科技熱點(diǎn)與溫暖童心完美融合,為讀者帶來(lái)別具一格的奇幻體驗。這些作品不僅令人目眩神迷,更是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科技、想象力和創(chuàng )造力的華麗盛宴,為科幻文學(xué)的發(fā)展開(kāi)辟了新的天地。

其中,陸楊創(chuàng )作的《本草戰紀》巧妙地將中國傳統文化元素融入到科幻故事中,通過(guò)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借鑒和創(chuàng )新,展現了中國古代智慧和傳統價(jià)值觀(guān),為孩子們呈現了一幅融合古今的奇妙畫(huà)面,使得作品更具中國特色和文化底蘊。

趙華的以寧夏賀蘭山為背景,帶有濃厚風(fēng)土人情的“賀蘭山少年科幻系列”,寶樹(shù)創(chuàng )作的發(fā)生在中國古大陸上、以中國恐龍為主人公的《恐龍奇旅》,都積極利用當地創(chuàng )作資源,將當地的自然風(fēng)光、人文歷史等元素融入到作品中,創(chuàng )造出了富有地方特色的科幻故事。這種創(chuàng )作方式不僅讓孩子們對當地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也為地方文化的傳承和發(fā)展注入了新的活力,作品中對青少年品格培養的關(guān)注,不僅為青少年提供了一種積極向上的精神指引,也為他們的成長(cháng)教育注入了新的活力。

左文萍的《少年原野科幻探險》系列叢書(shū),積極借助作品強調了正義和責任的意義。通過(guò)描述主人公為了捍衛正義和擔當責任而勇敢?jiàn)^斗的情節,引導青少年樹(shù)立正確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懂得對社會(huì )負責,培養他們的正義感和責任感。

這些新書(shū)通過(guò)激發(fā)青少年想象力與好奇心,引導青少年們走進(jìn)科學(xué)的世界,探索未知的領(lǐng)域,并為他們的未來(lái)鋪就一條充滿(mǎn)奇跡和可能性的道路。

1

青少年科幻對談

在研討中,顧備認為,科幻作品能夠激發(fā)年輕人的創(chuàng )造力和想象力,培養他們對科學(xué)的熱愛(ài)和好奇心,科幻要從娃娃抓起,通過(guò)科幻作品引導青少年對科學(xué)的興趣,對他們的未來(lái)發(fā)展具有積極的影響。

寶樹(shù)也認為,將少兒科幻創(chuàng )作專(zhuān)業(yè)化有利于創(chuàng )作出更適合青少年的科幻作品,這些作品能夠以?xún)和押玫姆绞匠尸F科學(xué)概念和未來(lái)世界,激發(fā)年輕讀者的想象力和探索精神。寶樹(shù)鼓勵更多作家投身于少兒科幻創(chuàng )作,為年輕讀者帶來(lái)更多精彩的科幻故事。

小高鬼從教育界的觀(guān)察和體會(huì )出發(fā),認為科幻的興起與科普的廣泛推廣密切相關(guān),科幻作品能夠以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和未來(lái)科技的想象,激發(fā)學(xué)生對科學(xué)的興趣??苹米髌放c科普教育相輔相成,共同培養了學(xué)生的科學(xué)素養和創(chuàng )新能力。

AIGC時(shí)代,科幻從文學(xué)到影視產(chǎn)業(yè)如何轉化

在后面的系列論壇上,來(lái)自文學(xué)、科幻、影視界的專(zhuān)家作了多輪探討。其中,鄭軍提出,科幻文學(xué)只是科幻的開(kāi)端,科幻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潛力巨大,特別是科幻產(chǎn)業(yè)園區,可以運用高科技手段,引入科幻IP,構建沉浸式體驗場(chǎng)景,比如利用無(wú)人機、激光秀等技術(shù)來(lái)增強園區的吸引力,使園區不僅作為企業(yè)間的合作平臺,更能直接為消費者提供豐富的體驗。這一轉變不僅提升了園區的市場(chǎng)影響力,也拓展了其服務(wù)范圍和商業(yè)潛力,同時(shí)也能將作家的科幻文學(xué)構想,有效地與讀者進(jìn)行鏈接。

“數字時(shí)代的IP孵化”對談現場(chǎng)

“數字時(shí)代的IP孵化”對談現場(chǎng)

蕭星寒從自己的作品《紅土地》由科幻文學(xué)轉化為科幻電影說(shuō)起,他表示小說(shuō)是小說(shuō),電影是電影,是兩種有相似之處然而不同之處更多的藝術(shù)類(lèi)型,從小說(shuō)到電影,必然經(jīng)歷一個(gè)脫胎換骨,乃至翻天覆地的過(guò)程?!皠?chuàng )作完《紅土地》,我完成了從零到一的這個(gè)階段,然后編劇、導演、演員、制片、特效、音樂(lè )等臺前幕后的工作人員,勠力同心,完成了從一到二、到三、到四、到五等階段的爬升與飛躍,才能完成了電影版《紅土地》的制作。接下來(lái)的宣發(fā)、上映、二創(chuàng )等階段,需要更多的朋友加入進(jìn)來(lái)?!蔽膶W(xué)一個(gè)人就可以完成,影視需要團隊合作。他表示,文學(xué)作品向影視轉化除了在創(chuàng )作上需要有適合影視改編的元素,還要有深刻的內核,以及打動(dòng)人心的情節,作家創(chuàng )作可以發(fā)散性的天馬行空,但影視改編的時(shí)候,需要在結構、場(chǎng)面、情節上作相應的調整,如果一開(kāi)始就準備有影視改編的意愿,則在創(chuàng )作初期也可以做好規劃,將作品寫(xiě)成既有文學(xué)意蘊,又適合改編的優(yōu)秀故事。

凌晨認為,在A(yíng)I時(shí)代,青少年科普科幻教育也非常重要,即便未來(lái)有了腦機接口,知識的記憶可能不那么重要,但是在青少年大腦發(fā)育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,好奇心、想象力、思維邏輯的鍛煉尤為重要,必須要將傳統的知識牢牢打好基本功,再借助于科技產(chǎn)品,將AI當做是大腦的延伸,因此,AI和科幻教育也將會(huì )是一個(gè)新興的產(chǎn)業(yè)。

最后,董仁威在閉幕致辭中作了總結發(fā)言,他表示,本次科幻影視產(chǎn)業(yè)論壇內容豐富,涵蓋了科幻文學(xué)、科幻影視,以及前沿的AIGC等討論,華語(yǔ)科幻星云獎作為以文學(xué)為主體的獎項,在業(yè)內已經(jīng)有了較大的影響力,期望在未來(lái),將華語(yǔ)科幻星云獎的作品,通過(guò)星云獎“原石獎”的評選,與上??苹糜耙曊搲Y合,能夠進(jìn)行更多的IP轉化,讓天馬行空的科幻想象,除了能夠出現在銀幕上,也能夠落地成為可看,可玩的場(chǎng)景,也通過(guò)這樣的方式,擴大科幻文學(xué),特別是少兒科幻的讀者群體,相信有更多更好更先進(jìn)的技術(shù)出現,能夠早日實(shí)現這個(gè)目標。

參加會(huì )議的還有許晨敏、林天強、丁璨、田松松、翟雪蓮、皇甫曉濤、王策、喬飛、張烽、郝峻晟、趙輝、曲東奇、周倩文、朱玲玲、張文卓、車(chē)莉、霍瀟如、黃鶯、洪亮等行業(yè)內專(zhuān)家。

閉幕式合影

閉幕式合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