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美術(shù)現場(chǎng)的青春表達與未來(lái)展望 ——觀(guān)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2024年本科生畢業(yè)展覽
來(lái)源:文藝報 | 鐘瀅汐  2024年06月28日07:50

落·生 呂新樂(lè ) 作

落·生 呂新樂(lè ) 作

夏木蔥蘢,繁花似錦。一年一度的“美院畢業(yè)季”于火熱的6月拉開(kāi)大幕。美院學(xué)子們也迎來(lái)了屬于自己的盛放。6月7日持續至6月23日,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美術(shù)館帶來(lái)了本科生畢業(yè)作品第二階段展覽。展覽集合了中國畫(huà)學(xué)院、書(shū)法學(xué)院、版畫(huà)系、雕塑系、人文學(xué)院、設計學(xué)院以及建筑學(xué)院共七個(gè)院系的本科畢業(yè)生作品,全面展示了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的學(xué)子們在探索藝術(shù)的道路上不斷磨煉技藝,提升修養,與自己對話(huà),與社會(huì )對話(huà),與藝術(shù)對話(huà)的創(chuàng )作面貌。

個(gè)人情感與文化記憶

在每年的畢業(yè)作品中,個(gè)人情感、文化記憶,這些內在于人們心中的事物往往吸引著(zhù)年輕的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者們進(jìn)行探索,通過(guò)藝術(shù)的方式表達出來(lái)。在《隱憂(yōu)地》這組作品中,林奎宇表現了當下年輕人普遍具有的迷茫、不安以及又懷揣著(zhù)希冀的心境。作品運用了超現實(shí)主義的奇異感,用微妙的木刻紋理刻畫(huà)了三個(gè)不同的畫(huà)面。在《危險關(guān)系》中,由眼睛堆積起的樹(shù)樁底下庇護著(zhù)一個(gè)背對觀(guān)眾、蜷縮著(zhù)的人。眼睛是人們最為脆弱的部分,木刺象征著(zhù)外界的危險,三角形的構圖,尖銳的線(xiàn)條與飽滿(mǎn)的圓形對比增加了畫(huà)面的張力,讓人感知到這種危險關(guān)系隨時(shí)發(fā)生。而在《根》和《伊卡洛斯之翼》兩幅畫(huà)中,樹(shù)根與水浪代表著(zhù)基地與改變,寄托了創(chuàng )作者對生活的希冀。伊卡洛斯是希臘神話(huà)中的一個(gè)人物,他是代達羅斯的兒子,他們被囚禁于克里特島上。為了逃走,代達羅斯以鳥(niǎo)的羽毛和蠟做成了翅膀,和兒子一起飛上天空。但伊卡洛斯因飛得太高太靠近太陽(yáng),蠟被融化,從天空墜落海洋而死。盡管在希臘神話(huà)中,伊卡洛斯之翼充滿(mǎn)了悲劇性色彩,但是畫(huà)面中向上升騰的火焰,堅實(shí)有力的翅膀給人一種沖破層層障礙、向上生長(cháng)的生命力量。

版畫(huà)系馬來(lái)西亞留學(xué)生王賢豐的《我生活中的片段》組畫(huà)分為《清明》《廣場(chǎng)舞》《社會(huì )搖》《花家地》,刻畫(huà)了在中央美院讀書(shū)的時(shí)光以及見(jiàn)到的各種文化現象?!段疑钪械钠巍方M畫(huà)在色彩上采用了鮮明的色彩或黑白對比,既源于創(chuàng )作者本身具有的熱帶地區的文化背景,又形成了強烈的視覺(jué)效果。盡管作品題材選取的都是日常生活中平凡的場(chǎng)景,但是這種強烈的色彩對比和一種遠瞰俯視的視角讓畫(huà)面產(chǎn)生了一種熟悉且陌生的感受。作為一名留學(xué)生,對不同文化的好奇與不安正是創(chuàng )作者的個(gè)人情感與文化記憶。同樣對文化身份進(jìn)行探索的還有雕塑系王政的《額爾古納》,這一系列的靈感來(lái)源于他的家鄉——內蒙古額爾古納市。在這個(gè)匯聚了眾多少數民族的地區,各種神秘而又遙遠的傳說(shuō)成為創(chuàng )作者的靈感來(lái)源。除了傳統雕塑石膏材料外,王政還使用了木枝、鐵器、沙粒、黏土和貝殼等具有自然性的材料來(lái)組合創(chuàng )作,再結合帶有粗獷風(fēng)格的木板油畫(huà),整個(gè)作品讓人共同進(jìn)入到那個(gè)神秘且遙遠的記憶中。

媒介邊界的突破

在美術(shù)學(xué)院的教學(xué)體系中,各個(gè)不同的學(xué)院通常會(huì )教給學(xué)生關(guān)于特定媒介的掌握方式與表現手法。但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的畢業(yè)作品并沒(méi)有局限于各個(gè)學(xué)院所主修的媒介材料技法,而是進(jìn)行了多媒介、多材料融合的藝術(shù)探索。觀(guān)眾們在觀(guān)看作品時(shí),時(shí)常驚呼道:這是版畫(huà)系的作品嗎?這是一件雕塑嗎?版畫(huà)系許曦文的《綻,無(wú)莖之花》放置在展廳的二樓入口處,吸引了許多觀(guān)眾。這是一件高2米多的圓形織物裝置。這件類(lèi)似紀念柱的外表織物原本為黑色,創(chuàng )作者在展覽開(kāi)幕的前三天用小刀一點(diǎn)點(diǎn)地劃開(kāi)外表,使內部織物的多彩顏色慢慢呈現出來(lái),看上去就像一朵朵綻放的花。整個(gè)作品從呈現方式來(lái)看,版畫(huà)制作的版與畫(huà)的元素似乎都無(wú)處可尋,完全突破了觀(guān)眾以往對版畫(huà)作品的認知。但如果細細思索,這件作品其實(shí)蘊含了創(chuàng )作者在版畫(huà)系學(xué)習的切身經(jīng)驗。纏繞與切割,尤其是小刀劃開(kāi)織物外表的這一行為呼應了版畫(huà)制作的刻板過(guò)程,即時(shí)行為表演的過(guò)程也體現出創(chuàng )作者版畫(huà)技術(shù)語(yǔ)言的成熟性。黑色與多彩,也讓人想起印制版畫(huà)時(shí)從單色再到多色的這一感知體驗。從行為表演參與完成展品的方式來(lái)看,這件作品強調了綻放這一觀(guān)念,也體現了媒介之間互相融合的嘗試和突破。

建筑學(xué)院今年的作品也格外吸引觀(guān)眾。在以往的展陳中,建筑模型與文本板塊是主要呈現部分。范云橫的《念樂(lè )園——貴陽(yáng)恒太自然紀念園》改造項目來(lái)源于這一舊址的爛尾樓,在經(jīng)過(guò)調研后,范云橫將其設計成了公墓紀念園。在展陳時(shí),采用了選址、卡紙、硫酸紙和小木棍等制作出模型,除了建筑模型和文本板塊,他還添加進(jìn)音樂(lè )和影像來(lái)表現這一主題,傳統嗩吶的聲音與紙扎展板的結合,渲染了模型的展陳效果,也豐富了觀(guān)眾的觀(guān)看體驗。中國畫(huà)學(xué)院與書(shū)法學(xué)院今年的作品既有傳承傳統精髓的作品,也有許多創(chuàng )新探索與嘗試。在工筆畫(huà)展區,可以看到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者們對傳統媒介進(jìn)行的新探索與嘗試,如呂新樂(lè )的《落·生》將中國傳統工筆技法與維也納分離派的色彩、表現手法進(jìn)行了融合,吸引了諸多觀(guān)眾在此駐足。無(wú)論是材料和程式語(yǔ)言的挖掘,或是對水墨形式的前沿的努力嘗試,中國畫(huà)學(xué)院此次的作品都呈現了學(xué)子們對中國畫(huà)不同維度的學(xué)習探索。

當藝術(shù)遇上數字化時(shí)代

此次的畢業(yè)展作品除了向藝術(shù)傳統媒介的邊界突破外,也有不少作品與人工智能技術(shù)進(jìn)行對話(huà)。AI對于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來(lái)說(shuō),意味著(zhù)什么?“AI會(huì )代替我們思考嗎?”設計學(xué)院的祁潤樊在《反AI?》中運用人工智能的多種圖像編輯方法,比如Searchgraph,Editgraph等,展示了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中思考的深度過(guò)程。這一設計作品選擇字母A開(kāi)頭的文本為線(xiàn)索,根據文本內容進(jìn)行多次延伸,從而創(chuàng )作出不同的圖像。而這種深度思考是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者們所獨有的,也是無(wú)法被人工智能所取代的。版畫(huà)系尹婧嫻的《38764’》系列作品源于創(chuàng )作者對科技的興趣,畫(huà)面仿生人的初步圖像由創(chuàng )作者將一系列指令輸入給Midjourney而生成,再經(jīng)過(guò)紙本石墨的媒介進(jìn)行了再創(chuàng )造。當處于一定距離觀(guān)看這件作品時(shí),畫(huà)面帶來(lái)了一種科幻感,如果走近作品,不規則的石墨線(xiàn)條所疊加出的微妙層次,紙本的紋理感又喚起人們對藝術(shù)傳統技藝的感知。38764’代表著(zhù)創(chuàng )作的時(shí)間,也意味著(zhù)藝術(shù)家個(gè)人的心血。面對人工智能的挑戰,感知體驗與創(chuàng )作靈感,對事物的觀(guān)察與思考,手作的技藝這些屬于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者的獨特之處顯得更為珍貴。

當數據洪流沖擊我們的日常生活時(shí),我們的自身感知是否受到了影響?設計學(xué)院趙鑫鑫《迷失的維度》圍繞著(zhù)信息時(shí)代、感知與認知、情緒與心理健康、注意力與專(zhuān)注力、數字素養與倫理等關(guān)鍵詞進(jìn)行了調研與思考,以影像交互和書(shū)籍裝幀呈現。值得一提的是,信息超載并非是我們這個(gè)時(shí)代獨有的現象,趙鑫鑫在展覽中寫(xiě)道,在歷史上,每一次信息傳播技術(shù)的革新都會(huì )引發(fā)新的信息超載問(wèn)題,當這些問(wèn)題給人們帶來(lái)焦慮情緒時(shí),認知功能與注意力等等都會(huì )受到影響。在這個(gè)時(shí)代,學(xué)會(huì )信息整理和歸納,培養批判性思維能力也許是重要的應對策略。盧嘉欣的《U—Aifds》從人工智能如何提高人們的生活質(zhì)量這一視角切入,對快時(shí)尚消費的問(wèn)題進(jìn)行探討。當網(wǎng)購需求大量增加時(shí),過(guò)長(cháng)地刷手機購物,煩瑣的取貨、試穿和退貨過(guò)程在所難免,消費者也難以一次性購買(mǎi)到自己合身的衣服,現代大眾對衣服的認知和使用也變得更加快節奏。創(chuàng )作者希望通過(guò)人工智能時(shí)尚設計系統,讓普通大眾可以擁有自主設計服裝的能力,讓服裝從快時(shí)尚消費的狀態(tài)中擺脫出來(lái),使用周期變得更耐久。

除了美術(shù)館的展陳之外,位于展館西側的石膏館展出了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人文學(xué)院本科畢業(yè)生的作品。此次展覽主題為“世界圖像”,用視覺(jué)再現的方式呈現了46位本科畢業(yè)生在中國美術(shù)史、世界美術(shù)史、視覺(jué)文化研究和藝術(shù)理論與文化遺產(chǎn)四個(gè)方向的學(xué)習成果。正如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黨委書(shū)記高洪、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林茂在展覽前言中寄語(yǔ)的那樣,無(wú)論是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還是在理論史論界的深耕,新一代的青年創(chuàng )作者們都展現出在學(xué)習實(shí)踐中練就的扎實(shí)基本功,展現出求新求變的創(chuàng )新意識,展現出開(kāi)放包容的視野格局。畢業(yè)季既是美術(shù)教育展示的窗口,也是即將畢業(yè)的同學(xué)們對未來(lái)心向往之的時(shí)節,他們從這里出發(fā),走向更遠的遠方。

(作者系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人文學(xué)院博士生)